avatar

Catalog
吞噬

我真的相信過善良,只是我已經觸碰到了純粹的邪惡。

我已然忘記是誰把我帶到這裏,捏緊的拳頭又悄悄地放下——我實在找不到一個可以發泄怒火的目標。
一聲飽含憤怒的吼叫震碎空間,直直地砸在我的耳邊。
那是一個黝黑的男人,饒是隔了幾十米,我也能從他的眼中感覺到比頭上的太陽還熾熱的溫度。
只是一晃神,我便著實感覺到了這種熾熱——他的手掌溫柔地貼到我的臉上,以及,我輕飄飄地落在地上,就像一片枯葉。
我被歸訓了。

=====

雖然我忘記了以前的所有,但似乎仍然有一絲的反抗精神在瓦礫中生長。
就像在泥淖中掙扎,身邊的一切都無法支持你的重量,他們只是漠然地存在著,任你使盡百般武藝而無動搖。
你一把一把地抓起泥漿,想將他們揉進自己嬌小而柔弱的身軀。但卻絕望地發現,泥漿只會從指縫間流走,重新回到那個溫床。
我感覺無法呼吸,可能是因為厚重的泥漿已經淹沒了胸腔。但此時的我已經沒有了絕望,只剩下一點茫然。因為我的眼睛已經和泥淖平齊,我感覺到了他們的思想。
就這樣吧,反抗有什麼用呢,你被徹底淹沒後,也會成為我們,你的屍骨註定是這沼澤的養料啊。
不!
我猛地驚醒。
我終究要做點什麼。

=====

這個結果是夢裏預見的。
所有眼神都冷冷地看著我,彷彿我說了什麼奇怪的東西。同時,我腦海裏彷彿有東西炸開,這一幕,好像從那裏經歷過。
我自然被帶走了,帶到黑暗與恐懼的深處。反抗沒有任何用處,哭喊也無人在意。
黑暗永遠不是沉默的,它叫囂著、扭動著,把肥膩的觸手盤繞上來,意圖讓我屈服,變成黑暗的奴隸。
它長久地存在著,在地下的深處,不見天日的角落。我聽到了身邊絕望的呼喊,聽到了順從的迴應。
大概太陽仍舊明亮,大概月光仍然皎潔,大概風依然溫和、花一樣芬芳。
只是我被歸訓了。

Author: Linzh
Link: https://linzh.io/2020-08/Swallow.html
Copyright Notice: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
Donate
  • 微信
    微信
  • 支付寶
    支付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