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vatar

Catalog
未有死生

學校,尤其是小地方的學校,簡直是藏污納垢的地方。

按學校安排,我被分配到一棟偏僻小樓裡面執勤。但不知道是誰把這個消息講了出去,有許多素與我結怨的人,便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來到了這里。
我也不曉得我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仇人,但無論如何,現實卻是我受到了極大的威脅。
他們一腳把門踢開,氣勢洶洶地闖進房間,最前面的人三兩步就走到我面前,一推就將我按倒在牆角。
幾乎所有人都跟了上來,對著只能抱頭的我開始踢打。起初,大部分攻擊還只是落在我護衛自己頭部和腹部的四肢上。漸漸的,有越來越多的攻擊突破了我的防線,直接擊打在更柔軟的部位。
不知過了多久,他們終於是累了,便撇下我走到另一個房間談笑。
從斜躺的姿勢站起來是一件需要全身肌肉配合的事情,但顯然,我已經很難做到了。因而我只能趴著,一點一點地往外挪。

我也不曉得,為什麼我要在他們沒有走遠的情況下逃離。
但很明顯,我的移動更是激起了他們的憤怒。他們重新把我拖入房間,更無法言喻的事情就在裡面發生著。

這次,我完全沒有力氣動了。我靜靜地躺在桌子上,若非微弱的呼吸,簡直就像一具屍體。
直到將近晚自習時間,我才恢復了一點力氣。每走一步,便會引發劇烈的疼痛,我只能扶著欄桿,一點一點把自己滑到一層。

我報警了。
警察終於把我們都帶到了審訊室。我用支離破碎的記憶和傷口訴說著一切。但最終卻告訴我,無法證明是他們乾的。
我嘴裡仍是發苦。開口,卻發不出聲音。
我知道,下次等待我的是更可怕的刑罰。
所以,不如就此結束。

Author: Linzh
Link: https://linzh.io/2020-05/UnknownLife.html
Copyright Notice: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
Donate
  • 微信
    微信
  • 支付寶
    支付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