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vatar

Catalog
卦卦靈

張老二說,「我們那兒可是家家都說我算得准。」

我把煙一放,「給我算的怎麼就不准?」

他皺著眉頭,臉色不太好看,「那你可得說說我算的這些卦錯在哪了,說得出我認錯,說不出你可得賠我的金字招牌。」

——

我面前的這個半道出家的算命先生叫張老二。他是我吃完飯,出來溜食的時候碰見的,說是卦卦靈,不靈不收錢,但實際卻是連算了十幾卦,只擦邊中兩三卦。

這就一學藝不精的騙子啊,想到這個,我就把煙屁股扔在地上,漫不經心地碾著,說,「好啦好啦,你回去多練練吧。」

哪想到張老二卻是一把扣住我,說要說說算卦過程,讓我說說哪不對了。他縱橫村裡幾年了,就沒錯過,怎麼可能到我這就不對。這可是駁了他的面子、傷了他的自尊,他可要好好跟我說道說道。

——

早些年,張老二有一次進城,在公車上聽了鄰座的收音機,裡面播的正是相聲裡黃半仙用自己的觀察和常識算卦的這段。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,張老二覺得這辦法巧啊,於是就記在了心裡。

一回到村,張老二就給村裡的老老少少算了兩卦,這兩卦可是全中了。

充滿信心的張老二,開始更仔細地觀察生活,思考那些小細節。自然,算出的卦也就更准。

有年夏天,村子剛修完沼氣池,垃圾廢料遍地都是。而隨著垃圾的出現,村裡很多人都會有一陣一陣的頭暈。自然,張老二也在想其中的原因,是太熱了中暑,還是有什麼垃圾產生的什麼怪疾?張老二決定去四處走走,如果被曬了才暈,那就是中暑,如果沒緣由的暈,那估計就是什麼病。

果不其然,張老二走遍全村的時候,頭暈了好幾次。但他發現,每次暈都是在一條挺長挺低的小路附近,那就是說這問題出在小路身上。

第二天,張老二又試了好幾回,他發現如果走快點就不會頭暈,下雨刮風的時候也不容易頭暈,所以他下結論說,這種小路陰氣重,呆的時間一長,陰氣入體就會頭暈,而下雨的時候是天公震怒,這種來自天上的純陽之氣自然能讓陰氣退散。

人們一試,果真是張老二說的這樣,於是就更尊敬他了。

張老二也覺得自己的聰明過人,這幾年來,一次都沒算錯,不正說明了自己的天資和智慧嗎?他心裡把自己當成了神人,覺得自己逢推必准,每算必靈。

原來村裡一共六家住戶,有四五家都不信他的本事,但現在家家都說張老二算得准。

——

然後就是開頭那一幕,賭上了招牌的他要和我說道說道。

「你真沒算錯過?」我問道。好歹我也是學過數學的,算了幾年沒錯一次,這從概率上說不通啊。

「沒錯過。」張老二一臉傲然。

「怎麼可能沒人說算錯呢了?」我沉吟著。

「雖然有說我算錯的,但都是他們自己錯了。」張老二有點不高興的說。

那你怎麼知道是人家錯了呢?聽到這句,我覺得有點好笑,「好,先說你給我算的這一卦,說我頭暈是因為我走過那條小路來到你卦攤前,沾的陰氣多,下次不走小路就好了,對吧?」

「是啊。」張老二撇著嘴說。

「可是我在家也頭暈啊。」我挑了一下眉毛,頭暈是因內高血壓,醫生都給我開藥了。

「不該啊……」張老二一開始有點疑惑,但後來表情突然變得很堅定,「你別想騙我,我這說法是有道理的。你說你在家頭疼,我可不信。」

我現在明白為什麼他百試百靈了,因為不靈的地方經他這麼一問,你就得解釋吧,又如果你恰好沒法證明,可不就成全他的理論了嗎。

「看了吧,所以聽我的吧,以後少走小路。」張老二故作神秘的說,「每個人我都能看透,你就是下地多了,累出的毛病。」

聽到這話,我是氣極反笑,「我一在公司工作的小員工,怎麼跟下地有關呢?」

「不可能,人不下地怎麼能養活一家老小。」張老二現在是一臉不屑,估計把我當成砸場子的了。

「真的,我在我們鎮上的廠子裡上班,有專門的人給你錢,你只要干活就能拿錢養家。」

「你要是砸場子也得用點心砸啊,編這麼不著調的故事,你蒙誰呢。」張老二已然把我當成傻子。

我把煙頭扔在地上,站起身來,望著這個被自己村子培養的自信,或者說自大蒙住眼的張老二。「我勸你,早點回你村子裡。在那兒,你算卦仍然靈,因為你熟悉那兒,你懂。但你在我們這兒,唉。這兒,你不懂。」說罷,我就轉身走了,家裡老小估計都在等著我一起看電視呢,何必在這裡浪費時間。

張老二也沒再像一開始那樣留我,大概是因為,它已然把我當成了傻子或者砸場子的,自然走了比佔著位置好。

卦攤的不遠處,我扔的煙頭還在那裡忽明忽暗地燃著。而他呢,還是那自我滿足的模樣,等著下一個不是傻子的主顧。

Author: Linzh
Link: https://linzh.io/2019-02/PreciseFortuneTeller.html
Copyright Notice: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
Donate
  • 微信
    微信
  • 支付寶
    支付寶